• <span id="nwrwd"></span>

    <th id="nwrwd"></th>
    <tbody id="nwrwd"></tbody>
    <dd id="nwrwd"></dd><tbody id="nwrwd"><noscript id="nwrwd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  1. <dd id="nwrwd"></dd>
      <button id="nwrwd"><object id="nwrwd"><input id="nwrwd"></input></object></button>
      思鼎設計
      Siding  Design

      建筑動畫思鼎連載-還賬

      瀏覽:62 時間:2019-10-24

      思鼎設計團隊,承攬:建筑動畫,建筑漫游視頻,3dmax效果圖,三維建模渲染,反正是建筑相關的,都來問問,價格合適服務合適就好。

      寫著玩,別當真,歡迎留言。


      還賬


      老張把新買的驢子拴在樹樁上讓它在草地上吃草,看著新買的這頭毛驢老張很是高興。

      突然老張想起來,自己去城里趕集沒帶零錢,跟鄰居老王借了一元零錢坐班車,現在正好有時間,先去把錢還了,一會兒在過來牽驢回家。

      老張下了山坡,走到街前老王家大門口。

      “王哥在嗎”老張站在門口大聲的往里喊道。

      “你王哥剛出去,一會兒就回來了,進來會兒吧”老王媳婦從屋里出來說道。

      “嫂子,我早上跟王哥借了一塊錢,我現在手里有零錢了,我來還給你”老張說著從兜里掏出一元硬幣遞給老王媳婦。

      “來,兄弟,進來坐一下,你王哥去買煙了,馬上就回來了,你跟他借的,得等他回來”

      “你兒子,柱子在家嗎?”

      “沒有,他兩口子都沒在家”

      老張進了屋坐在板凳上笑著說道:“我說,嫂子,你們都是一家,我跟誰借的,給你不一樣?”

      “那不一樣,兄弟,你等一下,來喝點水”老王媳婦遞過一杯熱水。

      老張掏出煙點著,跟老王媳婦閑聊了一會兒,看老王還不回來說道:“我可不跟你們玩了,嫂子,我把錢放在桌子上,等王哥回來,你告訴他得了,我的驢還在坡上吃草呢,我得去看看”

      “回來了,你看這不是到門口了嗎”老王媳婦向窗外指了一下。

      老王從外邊推著自行車回來,把車子斜靠在墻上,往屋里走。

      “你老弟等你呢,說還你的錢,你快去招呼一下,我去地里拔點小蔥回來”老王媳婦說著出了門。

      “兄弟,你買回來了?”

      “買了,王哥,在集上看著個合適的,我就買回來了”

      “你雇車拉回來的?”

      “沒有,也沒多遠,幾里地的事,我牽著它回來的,現在拴在坡上吃草,上你這坐坐”老張掏出煙給老王遞了一支。

      老王點著煙,坐下笑著說道:“也十里地呢,走的累了吧”

      “還行,王哥,我早上借你的一元,我現在有零錢了,給你還上”老張把桌子上的一元硬幣推到老王眼前。

      老王看了一眼沒接,說道:“兄弟,你害的等一下,你早上走了之后,我們一家子開了會,要改革家庭分工制度和管理制度,這樣才會更加科學和有效,也有利于相互監督和廉潔行為”

      “你說啥?”老張瞪大了雙眼看著老王,聽著有點迷糊。

      “這么說吧,現在,我侄兒媳婦管收錢,所以這個錢,你的等她回來收,我是不能動錢的”

      老張笑著說:“王哥,我借你的,還給你,你等她回來,跟他說,不是一樣的么?”

      “那不一樣,到時候追查起來,我就說不清楚,到底借了多少還了多少,你坐會兒吧,一會兒她就回了,她去學校接娃了,正好跟我聊一會”

      見他這么說,老張也不好意思站起身來就走,你一句我一句跟老王抽煙聊天。

      眼看快中午了,老張說道:“我那驢可在坡上呢,我先回去吧,不行等下午我再來行不?”

      “你看你老弟,找什么急,在我這院里就能看到山坡那,你怕啥,在坐會兒,來喝點水”老王有給老張倒了一杯水。

      老張無奈又做了半個多小時,實在坐不住了說道:“不行,我的走了,錢你先拿著,下午我在回來跟她說一下”

      “這可不行,你先裝上,下午你過來再給她”張張無奈又把硬幣裝回兜里。

      老張出了門,上了山坡解開驢牽著,剛往回走了幾步,老王跑上來攔著他。

      “兄弟,快點跟我回去,你侄兒媳婦回來了,下午她娘家有事,她要回家待五六天,她一走你這事又得托好幾天,現在趕緊跟我回去”

      “我這驢......”

      “先拴著”老王從老張手里拿過韁繩牽過去又綁在樹樁上,拉著老張往家走。

      進了屋,看到老王兒媳婦坐在床邊。

      “柱子媳婦,你回來了,我來換錢”老張進了門笑著說道。

      “老張叔,快坐下,我剛到家一會兒,你來還那一元是嗎?”柱子媳婦笑著說道。

      “是啊,是啊”老張又掏出一元硬幣放到桌子上說“你收了,咱們就兩清了”

      “老張叔,你還得等一會兒,借據在柱子那里,你等他回來,他給我借據,我才能收這一元,要不將來,我這就對不上帳了”

      “借據?我沒寫借據”老張吃驚的說道。

      老王進來笑著說:“我寫的,我幫你寫的”

      “你幫我寫的,那算什么?”老王又氣又惱。

      “你借我錢,不得給我寫借據嗎?你急著上車,就沒寫,我就幫你寫了。原則上就當是你寫的”

      “原則上?就當?”老張真是無奈,搖搖頭說道:“那好,王哥,你在幫我寫一個,柱子媳婦收了你的借據,在收了這一元,這樣就對賬了,我就算清了”

      “那怎么不行,那將來你還是有一個借據在柱子手里,那還不是你欠我們一元”

      “你把那撕了不就行了”

      “那怎么行,票據怎么能隨便撕”

      “你自己寫的,有啥票據不票據的,我說王哥......”

      “行了,在等下,柱子中午下班就回來吃午飯,眼看就中午了,也不差這一會兒,等下”說著又接了一杯水遞給老張。

      “我說......”老張又好氣又好笑。

      “行了,老弟,支持工作,哈哈,體諒一下,我們是制度,很嚴肅的,別開玩笑”老王遞過煙來。

      老張接過煙:“王哥,我看你們像開玩笑”

      “老張叔,我知道你著急,我也在幫你,我剛跟竹子打了電話,叫他快點回來,他也就半小時就到家了”

      “你在幫我?”

      “是啊,老張叔”柱子媳婦一臉肯定的表情。

      “一看這一塊錢鬧得,早知道我就不還了,省的這麻煩”老張強裝笑臉說道。

      “為了這一塊錢,傳揚出去好說不好聽,你肯定會還的。但是我們這里有制度的,我也再盡力幫你辦理快一點,我這不是打電話催他了么,別著急,老張叔”柱子媳婦忙陪笑說道。

      “早知道我就不接你的了”老張回過頭去跟老王說道。

      “那沒辦法,我這不是也硬留著柱子媳婦在等你么,要不她早就走了,她家還有事呢,我也在幫你,老弟”

      “行了,咱都別說了,我等著吧”老張說道。

      眼看到中午了,老張時而出門往遠處山坡看看驢,時而回來屋里坐著。

      “柱子媳婦,你在打個電話問問”

      “我剛打過了,老張叔,他下班了,但是他們廠里要開個小會,講《吸煙姿勢與行為規范》,一會就完了,在等會兒”

      “什么玩意兒?”老張沒聽懂。

      “就是講怎么吸煙”老王補充道。

      “我說真是好笑,你們怎么湊成的一家子,找個工作還這么對口,哈哈哈”老張忍不住笑起來。

      正說話間,柱子回來,他把摩托車支好,摘了頭盔進了屋。

      “別老打電話,領導都批評我了”柱子沖著媳婦埋怨道。

      “老張叔,讓你久等了,來吸煙”柱子拿出煙遞給老張。

      “行了,大侄子,我也不吸了,咱們趕緊的吧,你把你爸寫的借據拿出來,我趕緊走,我驢還在坡上呢”

      “好,好”柱子拿出鑰匙打開鐵皮柜,回頭問:“我媽呢,叫他來輸密碼”

      “咱媽去地里拔小蔥了”柱子媳婦說道。

      “還要密碼?”老張驚奇的問道。

      “嗯,兩個門,外門鑰匙我拿著,里門密碼我媽知道密碼,別人不知道”柱子說道。

      “我的天,我真是......”老張真的急了。

      “老張叔,你別著急,我媽應該就回來了,今天中午該她做飯,這不中午了嗎”

      “行,我不著急,我倒要看看,我還能不能還這個帳了”老張氣的笑了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。

      四個人干坐著等了一個小時也沒見老王媳婦回來,柱子因為趕著上班比老張還著急。

      “我騎摩托去地里接她”柱子說著出去了。

      過了十幾分鐘,柱子帶著老王媳婦回來了,下了車,柱子背著他媽進了屋。

      眾人趕緊詢問怎么了這是。

      “我回來的時候,走路不小心把腳崴了,我就坐在路邊等你們來接我,等了一個多小時柱子才來找我”

      “媽,咱們早上開會,沒提到,緊急救助機制,我記在本子上,下次開會咱們討論這個制度建立的緊迫性,下次你再崴腳就不會在那干等著了,來,快,我服你床上躺著,一會我叫柱子送你去醫院”

      “那可不行,你騎著電動車送去,我單位請假要八十多個手續”柱子對媳婦說道。

      “我娘家有事,我不能去,叫爸騎著自行車送去吧”

      “行,我沒事,我送去吧”老王答應著。

      “不用了,我骨頭沒事就是扭著筋了估計,我能走,就是疼,晚上熱水泡泡就好了”老王媳婦說道。

      “這個可不行,我是負責地里生產的,要是腳將來有了毛病,我還怎么調動生產?耽誤糧食生產我還不得負責任啊,再說咱們是有醫療??畹?,還是檢查一下好,沒事好放心”老王說道。

      柱子和他媳婦也跟著勸說。

      老張笑瞇瞇的吐著煙圈看著他們不說話。

      老王猛地回頭看到老張趕緊說道:“對了,孩他媽,趕緊輸一下密碼,老張兄弟等半天了,拿出借據人家換了錢趕緊走,人家急死了”

      “我這一疼,我給忘了,我在想想”

      “媽,你趕緊想,老張叔,著急呢”柱子說道。

      “我不著急,慢慢想”老張笑著說完,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。

      有十分鐘的時間,老王媳婦突然一拍腦門:“我想起來了”

      “那你趕緊過去輸一下”柱子媳婦說道。

      “我這腳疼,我走不過去”老王媳婦皺了一下眉說道。

      “那俺們就該按制度,突發情況,第二備選人輸入密碼”老王說道。

      “誰是第二備選人?”老張問了一句。

      “我是,我也知道密碼,在第一執行人因特殊情況不能輸入密碼的,由第二備選人代替輸入,當然在大家的監督下”老王說道。

      “原來你知道密碼”老張笑呵呵的看著老王。

      “那我們內部要進行一個緊急的投票,看看能不能啟動第二備選人機制,老弟,你回避一下合適嗎?你看......”

      “合適,合適,哈哈哈”老張笑著站起來,說道:“我正好看看驢”

      老張去看了看山坡上驢又走回來,屋子里幾人投票完畢,老張聽到了開門的聲音。

      “老張叔,你進來吧”柱子媳婦在屋里叫道。

      “把你那一元給我吧”柱子媳婦手里握著紙條對老張說道。

      老張左掏右掏說道:“哦,我把那一元丟了可能,我給你一百的吧”

      柱子媳婦結果錢說道:“爸,找錢”

      “你不是管錢嗎?”老張問道。

      “我只管收錢,出錢我不管,出錢歸我爸管”

      “哦,那找錢吧”老張對老王說道。

      “我零錢不夠九十九,我去商店換一下,你著急不老弟?”

      “不著急,你去換,我等你,來柱子,給叔倒水”老張穩穩坐在椅子上等著。

      又過了十幾分鐘老王風風火火的回來了,把九十九遞給老張。

      “咱們這回,就清了?”

      “清了,清了”老王說道。

      “有制度可真好,哈哈哈”老張笑著拍了拍老王的肩膀。

      “與時俱進嘛”老王不好意思的回應道。

      “那我就走了啊”

      “老弟,下回缺這了,還來借”老王說道。

      老張出了門往山坡走去。

      老王回到屋子說道:“本來今天中午該你媽做飯,但是鑒于目前特殊形勢,柱子媳婦你回娘家吃去吧,柱子你餓著先去上班,你媽餓著休息,我餓著去地里干活,晚上咱們開會。補充制度,討論《特殊情況下,做飯替補第二方案》”

      完結


      我是網編騰騰,我們是做效果圖的隊伍,三維設計團隊,我們承攬:建筑建模,三維動畫,漫游視頻,環繞視頻,鳥瞰圖等畫圖業務,希望做建筑的老板,做工程的朋友,做裝修的哥們,多多支持。內蒙古思鼎,價格更優惠,質量十分的可靠,技術必須精湛,服務周到可以嗎?   不可以,還要熱情。期待您的詢價??头妹迷诘饶?。

      效果圖設計思鼎人會不斷學習不斷成長,不斷自我否定,我們是前進中的小馬,是展翅中的雄鷹,期待貴人助我一臂之力。



      亚洲欧洲日产经典_色妇色综合久久夜夜_美女不穿衣服无遮挡_Av亚洲天堂久久久